著名学者马瑞芳做客第111期齐鲁大讲坛:与听众分享中国古代小说对现代社会的道德哲理启示

12月20日,第111期齐鲁大讲坛在山东博物馆一楼报告厅开讲。著名学者、山东大学马瑞芳教授与听众分享了中国古代小说对现代社会的道德哲理启示。本期齐鲁大讲坛由山东大学教授郑训佐主持。从本期开始,山东广播电视台作为主办方正式加盟齐鲁大讲坛,《新杏坛》将同步录制播出讲座精彩内容。

马瑞芳教授作报告

  为什么千百年以来有那么多的作品,随着日月的流逝它都消逝了,而另外一些作品却成为名著?像四大名著,《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还有《聊斋志异》。有很多的原因,在这些作品当中,始终贯穿着一个特点,就是它们的人物身上弘扬着、彰显着对理想的追求、对人格的坚守、对事业的拼搏、九死而不悔的中华民族最可贵的精神。
  诸葛亮是中华民族智慧的象征,而最感动人的是他的人格与追求
  “我每次读到这些情节,我总是为诸葛亮之死潸然泪下,因为诸葛亮留给我们的精神,是一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
  马瑞芳提出,《三国演义》整部小说的主角是诸葛亮,诸葛亮在我们民族传统当中,已经成为智慧的符号。他如何料事如神,如何借东风,如何空城计,如何草船借箭,这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而诸葛亮身上最令读者受到感动的,还不是这些智囊故事,而是他的人格、他的追求。
  诸葛亮在隆中高卧时,他就在关心着人民的疾苦,观察着哪一位政治家可能给人民带来福祉,哪一位政治家可能会给人民带来灾害。诸葛亮以管仲自居的,就是齐国的名相,跟他的朋友说,你可以做到太守,而我可以做宰相。刘备三顾茅庐来请诸葛亮,我们看这个小说就发现,我们中国古代小说,写人和自然的融合写的特别优美,刘备第一次来访孔明,他走到隆中看到的景色是山不高而秀雅,水不深而青城。松黄焦翠,猿鹤相亲。这是一段浅显的文言文的描写,山不高,但是很秀丽,水不深,但是清澈见底。浓绿的松柏和翠绿的竹子交相辉映,猿猴和仙鹤很友好的相处。这么好的一个环境,就高卧着一个有志报国的诸葛亮,这叫做人杰地灵。
  诸葛亮未出茅庐便知道“三分天下”,他出茅庐之后,便协助刘备战胜残暴的曹魏集团、建立蜀国。赤壁之战之后,形成了鼎足三分的局面。诸葛亮从高卧隆中的隐士,变成了宰相,他把蜀国治理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他一直想恢复汉室,做了很多工作,曾经六出祁山,九伐中原,最后积劳成疾。司马懿就曾感叹诸葛亮,食少事多,岂能久乎?诸葛亮在五丈原病重不能支持,让自己的部下推着小轮车,最后一次视察兵营,感叹悠悠苍天,你就不能再给我日子,我的生命就到此结束了。而这天晚上,司马懿在他的兵营里夜观天象,他看到天上有一颗非常大的、很明亮的星从天上掉了下来,司马懿很高兴地说,孔明死矣。罗贯中写的是,这天晚上汉丞相归天,天愁地惨。而诸葛亮留给我们的精神,是一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
  为什么《水浒传》叫英雄传奇?因为它写的就是一种英雄精神
  马瑞芳讲到,《水浒传》写的是“英雄传奇”,而水浒英雄大部分都是被逼上梁山的。逼上梁山,那就特别要体现一个逼字,但是当我们看《水浒传》的时候,我们发现有些人原来根本就不需要上梁山。他原来的日子就过的比较滋润,很舒服,很有钱,也很有地位。比如晁盖,他本是一个很有家财的一个人,也很有威望,外号叫“晁天王”,但是他听说梁中书搜刮民财,弄了十担玉器要给他的老丈人贺寿。当他接到刘堂来报,知道有这么一宗不义之财,为什么不把它取了?于是他就请了吴用、阮氏三兄弟,还有来报信的刘堂、公孙胜几个人联合起来把生辰纲给劫了。官家追捕的时候,宋江给他送信,他们几个人就上了梁山,这就是水泊梁山最早的义军。
  山东有很多人上了梁山,大家印象最深的当然是山东好汉武二郎。武二郎本来也是一个下级的小军官,但是他很有才能。武松的哥哥被潘金莲用毒药杀害了,当武松回到自己任职的衙门,武松手中有人证、物证,但县官说证据不足。于是武松自己“既是检察院,又是法院,还是刽子手。”把王婆请来,把四邻请来,把嫂子叫来,拿出一把刀叫王婆交代,王婆交代完了,潘金莲交代,录下了口供,一刀把潘金莲杀了,带着王婆到县里自首。有证词、有人证,县官没得可说了,只好按照当时的律法,把武松发配了。这是武松第一次打人,打了害死自己哥哥的地头蛇西门庆。在他的发配的过程中,又醉打蒋门神,打蒋门神又犯罪了,又血溅鸳鸯楼,山东好汉武二郎,打了山间的猛虎,又打了人间的恶虎,这是一种大无畏的精神。
  孙悟空“九九八十一难”启示我们“人生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马瑞芳讲到,《西游记》里的孙悟空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但是他蹦出来的那块石头很有讲究,那是中华文化的化身,它是根据中华文化的要求来长的。孙悟空既没有父亲又没有母亲,所以他从来不搞人际关系。马瑞芳提出,看《西游记》孙悟空,大家最感兴趣的是大闹天宫,大家还应该特别注意,孙悟空在大闹天宫之后被压在五指山下,一压就是500年。马瑞芳认为,孙悟空在山下压了500年,孙悟空就是在思考,“我的人生或者说我的猴生,我得换一种活法,我不能再这么大闹天宫了,我得换一种理想,换一种追求。”于是孙悟空找到了新的人生价值,就是保护唐僧取经,自己也取得正果。孙悟空是经过了多少难?包括唐僧在没有西天取经之前的难,九九八十一难,很多的难全靠孙悟空来化解。于是,大家就总结了一句话,也用到我们的人生当中,叫做“人生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这是从哪儿来的?从孙悟空这儿来的。
  孙悟空形象是最得到毛泽东同志欣赏的一个文学形象。在《毛泽东读西游记》中,毛泽东引用《西游记》的话比引用的《红楼梦》要多得多。当时苏联出了修正主义,中共要和他们斗争,毛泽东写了一首诗,“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孙悟空除恶务尽的精神,是非常必要的。
  从林黛玉身上能获得中国民族优秀品质道德的启示
  《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小说艺术成就的顶峰,但它不仅是一部小说,它还是中国文化的集粹,诗、词、文、赋、诸子百家、建筑园林等等。那么《红楼梦》的人物身上有理想色彩吗?它对我们今天还有道德教育意义吗?
  马瑞芳认为,林黛玉表面上看来是一个哭哭啼啼、使小性子的女孩,但是她和贾宝玉是《红楼梦》的灵魂。贾宝玉是男主角,贾宝玉是个什么人?他的家长对他的看法,是贾府的忤逆子弟、不肖子弟,他不肖在什么地方?用我们现代的话语来说,就是贾宝玉专门和主流意识形态对着干。封建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无非是读书人要读圣贤书,要参加科举考试,要为皇家服务,也就是说要读书做官、光宗耀祖。可贾宝玉不愿意读圣贤书,他愿意读唐诗宋词,读《西厢记》,他把那些一心想通过考据做官的人叫做“国贼如鬼”。封建社会的最高道德,叫做“文死谏,武死战”,文官要死在直言进谏上,武官要死在为皇帝开拓疆土上,贾宝玉说这最要不得,去死谏、死战,把父母放到哪儿?这是和封建最高道德对着干。封建社会讲究的是男尊女卑,而贾宝玉有个理论,叫做男人是泥做的骨肉,女儿是水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就觉得清爽,我见了男人就觉得浊臭逼人。
  贾宝玉的家族,希望他成为荣国公的继承人,当然也希望他在婚姻选择上,要按照家族的愿望来办,但是贾宝玉的爱情选择和他的婚姻选择是不一样的,婚姻选择是家长的,贾宝玉选的是林黛玉。贾宝玉为什么选林黛玉?林黛玉长的漂亮吗?林黛玉长的确实漂亮,她像西施那样病恹恹的,但是她比西施还要漂亮,她漂亮在什么地方?她漂亮在有文化上,“娴静时如娇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这个女孩太漂亮了,而且她和贾宝玉有三世缘。但是主要是因为这个吗?非也。主要是因为他们两个人心灵相通,心气相通,心性相通。
  整个《红楼梦》前80回读下来,林黛玉从来不要求贾宝玉好好读读四十五经,好好考个功名,林黛玉只是要求贾宝玉得对自己好。林黛玉自己,那是一个灵魂非常高贵的人,曹雪芹是把林黛玉安排在大观园的潇湘馆来住,潇湘馆是个什么样的环境?凤尾森森、龙吟细细,长满了绿竹,阶下有清泉流过,潇湘馆里边鹦鹉都会念诗,而林黛玉就在这里做诗意的栖存。林黛玉在潇湘馆写了很多的诗,因为她和贾宝玉心性相通,因为她和这个社会不合,她受到很多的白眼。她感到生存的压力,所以她写了《葬花吟》,宁可像落花一样被埋葬,也不和你们同流合污,这是一种多么清洁的人格精神,而这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
  当她和贾宝玉的爱情逐渐逐渐的成熟,她又在潇湘馆写上了《题跋诗》、《桃花行》、《永续词》等,哭哭啼啼的林姑娘,似乎很小心眼的林姑娘,她的身上同样能给中华民族优秀品质道德以启示。大家看《红楼梦》的时候,不妨仔细推敲一林黛玉的一系列的作品。这是一种文学奇观,在中国文学史上,有两位最著名的女诗人,一位是汉代的蔡琰,一位是山东的李清照,但是因为曹雪芹虚构出来的女诗人林黛玉的作品,它的影响不比这两位真实的诗人差。
  《聊斋志异》是一部奇书,蕴含丰富的道德启示
  《聊斋志异》是一部奇书,它现在已经翻译成几十种文字在全世界流传。写鬼写妖能给现代人什么样的道德启示?1942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前夕曾提出,《聊斋志异》可以做清朝的历史来读,其中《席方平》一篇就可以看作是清朝的历史。
  席方平是讲一个鬼故事,席廉(席方平父亲)做梦把席方平叫到阴司,席方平发现自己的老爹被打的鲜血淋漓,他就告到了城隍,然后又告阎王,升堂后先打席方平20大板,席方平大喊,我该挨打,谁叫我没钱。阎王大怒,把席方平推上火床,然后问他还告吗?说还告,然后把席方平锯成两半。锯的过程中,两个小鬼对话,一个小鬼说,壮哉此汉,另一个小鬼说,此人大孝无辜,锯令稍偏,勿损其心。席方平就觉得锯声隆隆,更加痛苦了。把他合起来之后,小鬼掏出一条丝带,送给席方平往腰上一系,所有的痛苦全部消失,上火床的痛苦、锯成两半的痛苦全都没有了。
  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而席方平感动了小鬼,也感动了毛泽东同志,建议编进中学课本,编进中学课本,就来了另外一个故事。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念小学到四年级就辍学了,辍学之后,在家里放牛,一边放牛,一边看《聊斋志异》,里面有一篇叫《席方平》,他反复看、反复学。到2006年莫言写了一篇长篇小说《生死疲劳》,他就写了一个地主,在土地改革当中被镇压了,死了之后进了阎王殿,阎王爷审他,他就鸣冤。阎王爷看他不服气,把他下油锅炸了之后,弄一盆驴血泼到他的骨头上,他就再生成了西门驴。西门驴子在吃草料时,看到自己的小老婆嫁给了自己的佃户,产生了满腔的阶级愤怒。这个驴就经过了合作化运动,之后又托生为西门牛,西门牛死了以后,又托生了西门猪,然后又西门狗,西门狗就到了改革开放了。
  莫言这样写很多人不以为然。有人就说,到了什么年代了,都现代派、超现代派了,你写装神弄鬼?莫言就用打油诗一首回敬这些说他装神弄鬼的作家。“装神胜过装洋葱,弄鬼胜似玩深沉。问我师从哪一个,淄川爷爷蒲松龄。”马瑞芳认为,莫言的《生死疲劳》是向经典致敬。
  《聊斋志异》是谈鬼说狐的,我们经常说一个贬义词:狐狸精。在六朝小说当中,狐狸精是汲取他们所迷惑的男子的精髓,自己炼丹以求长生不老,他们是损人利己的。而《聊斋志异》的狐狸精不是迷人的,而是来救人的。《聊斋志异》里出了很多的狐狸精,像辛十四娘,这都是脍炙人口的名篇,这些狐狸精她们都不是男人的附庸,很多狐狸精都是主动来帮助这个男人,所以我经常说,蒲松龄作为一个穷书生,他给笔下的穷书生想的实在是太周到了,他能够叫五湖四海大自然所有的生物,美丽的生物,特别是狐狸精,都无怨无悔,没有任何要求的帮助他笔下的穷书生,既不要钱,也不要房子,也不要名分,就来帮助穷书生。